鎗霖黕灪

人不再妄想能遇见

[ 楚苏 ] 关于我爱你 [上]

VISION_:

*楚云秀x苏沐橙 非友情向注意
*ooc ooc ooc
*校园背景架空注意
*小透明玻璃心求轻喷 不太擅长剧情还在修炼中
*住校高中狗,填坑慢但保证不坑






——————————————————


“云秀?还在吗?”

楚云秀活动了一下冰凉的脚趾。她蜷在椅子上听电话,微湿的长发垂落额前,肩膀夹着屏幕过大的手机,硌在骨头上有些疼。

“我在。你说吧。”

“他那天…和我告白了。”

然后便是无尽的沉默。

“答应他吧。”

最终,还是楚云秀,朝着手机笑了笑。



[一]

好吵。

活动室里弥漫着一股火药味——社联的主席叶修和学生会主席韩文清向来水火不相容。

“我说老韩,要我说你这活动太没谱了吧,交给我们社联得了,你回去做你的圆锥曲线吧!”

“你这才回来几天啊,好了好了,他们要弄就给他们算了。”苏沐橙赶紧过来拉住叶修。

楚云秀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尽管她来找的,不是她。

她认识那个女孩。图书馆里总坐在隔一个桌子的地方,微显褐色的长发在老师看不到的地方会披下来,喜欢笑,有一个表情温和的哥哥。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了。

她叫什么?班级在一楼吧,文科生?现在在这里,社联的还是学生会的?

“我是社团联合会的干事苏沐橙,”女孩注意到了她,转过来对她伸出了手,“你是接任的话剧社社长吗?”

指尖柔软,声音微甜。有一刹那像是见到了最耀眼的阳光。

“楚云秀。”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嗓音干涩,有什么过于热情的东西遏制住了热情。

“哟,这就是楚姑娘啊。话剧社可是R中最有名气的社团,能胜任吗?”叶修放下了磨嘴皮子,也过来欢迎楚云秀。

“我看她没问题啊。”苏沐橙笑着说。

就是那个笑容;她比蒙娜丽莎美丽。



[二]

话剧社大小问题不断。

原社长出国留学,挑了个不三不四的时间先去海外适应,他最看中的干事楚云秀接任了社长一职。

话剧社说是R中最有名气的社团,近两年也在走下坡路。之前看着没什么,社长一换就好像掀开了一块地毯,灰尘立刻扑面而来:人心不齐,鱼龙混杂,经费紧张,无一遗漏地掉在楚云秀肩上。好像看她的笑话一样,整个社团好像都突然被懒散疏职覆盖。

“她演戏排练没得说,就是到底是个女生,强硬不起来。”连指导老师都这么说,私下里找楚云秀谈话,要么你做个副职,让李华先替你顶一阵子。

“我能胜任,也请老师再给我一点时间。”楚云秀只能这样回答。确实,她不是非常擅长管理调动,她承认,只是很快就有文艺汇演,按传统话剧社是要出压轴节目的,但现在的排练根本达不到预期水准。

“云秀,怎么啦?”

不用想就知道是苏沐橙。苏沐橙在楼下文科班,但自从认识后就总时不时上来找她玩,聊点八卦,最新的韩剧,互相诉诉苦,像所有闺蜜都会做的那样。

只是有一点点不同。

“也没怎么…你知道,社团里的事呗…”

她把头发烦躁地向脑后拢去。“这一段改了七八遍了,老曹还说不行,也不知道到底他妈哪不行。”

“嗯…是不是这里有点生硬?其实我也不懂,嘿嘿。”苏沐橙俯身过去给楚云秀勾画了一个地方,“别太紧张了。”

清爽水果味的发香,干净柔软的脖颈,微微上扬的唇角,指甲细长的手。

拥抱自己,用女孩子间再正常不过的方式;牵手牵得像情侣;喝同一杯柠檬茶。

太正常了。苏沐橙是个女孩子,她也是,太正常了。对方从未在意过,不是吗?

只有一点点不同,楚云秀觉得,自己喜欢苏沐橙。

然而到底什么是喜欢?楚云秀演过无数著作里的爱情,却说不准喜欢的定义。她不喜欢被围得水泄不通的级草,却喜欢一个头发比她还长的女生——从第一天见到她开始?这太荒唐了,她对自己说,楚云秀,你太荒唐了。

只是闭上眼睛脑海里居然全是她。楚云秀心心念念的人,是个女生。



[三]

正确。错误。

得不到答案的谜题诱人一步步继续深入。

绝对。片面。

不负责任的开脱为自己心上的重物又添上了一根稻草。



[四]

苏沐橙父母双亡,一直跟哥哥苏沐秋住在一起。自小她便生得漂亮,却少有真心朋友——家长们总是让孩子离没娘的小孩远一点,残忍地在他们的旧伤上又添新伤。长大后追她的男孩越来越多,献殷勤的端茶送水的,于是总有女生多半出于嫉妒来编排她的谣言,这样的状况下交的异性朋友反倒更多。

而至于苏沐橙的真命天子,坊间盛传的却只有一个叶修。

叶修是个官二代,却从来不见他露富,中途还休学一年,据说是不满他爹要给他送去什么贵族学校,而他非要留在R中的原因应该就是苏沐橙。尽管“苏沐橙是叶修家出钱资助读的高中”的流言被攻破,但两人关系好是有目共睹的。但就算关系再好,苏沐橙仍羡慕那些有闺蜜的女生——一起逛街,一起看帅哥,一起边听歌边写作业…羡慕所有这些,一直羡慕到她认识了楚云秀。

是那样一个朋友,初见时以为有点冷,其实总是照顾认识没太久的她,却不太懂怎么对她自己好;笑起来有种很迷人的味道,应该是属于御姐型的人吧,偶尔会收到学弟孩子气的告白;一样喜欢看电视剧,也会因为悲情男二哭得梨花带雨;性子却还是要强的,理科学起来也会吃力但是还要熬着夜死磕,第二天靠着雀巢咖啡继续改剧本;是这样一个朋友,一起吃饭时知道她的忌口,教她不会的数学题,不客气地拿走她的英语笔记,帮她搪塞掉粘人的异性,提醒她周三晚上看更新,送她她看中的手套;是最好的朋友,每每做到有关友情的七选五时会想到的人,生理期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人,看到喜欢却矫情的句子唯一一个敢与之分享的人,抱住大哭一场也不用担心被嫌弃的人。

“云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一起吃樱花甜筒时,苏沐橙凑近楚云秀带点撒娇的意味说。她看到楚云秀的眼睛眨了眨,嘴角有一点点冰淇淋。不需思考地,她伸手拭去了那点冰凉滑腻的奶油。

“怎么啦,发什么呆呢?”

她看到楚云秀的手轻轻搭上她的肩,嘴唇张了又合:“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苏沐橙立刻大力地笑开来,“吧唧”在楚云秀脸上亲了一口,“你最好了。”

所有路过的人都羡慕地看着这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他们想,闺蜜关系就是这么腻味吧,她们那么年轻,那么要好,真好。

只有苏沐橙,她看到楚云秀脸颊微红,眼眶也微红地,靠近,又靠近。


[五]

近似两年后是高三的最后,苏沐橙作为文科班代表上台发言。全程面带微笑的她,让台下所有人的眼泪都滑过鼻尖。

楚云秀是那些人中的一个,哭得比谁都要凶。缘分就到这里了吧,她想。发言一结束她就奔向了洗手间,太久没照镜子,一个恍惚间竟认不出那块脏兮兮的玻璃里锁的是谁。看着看着焦点却落在别处。有个身影,由远及近,她想她知道那是谁。怎么这么任性,她想,都不等最后的一起鞠躬吗。

“我就知道。”嗓音依旧是刚才那个甜美的嗓音,却微微发抖,大概是因为忍耐什么吧。楚云秀感到背后传来温柔的触感,脖颈被发梢扫过有点酥酥麻麻,冰凉的东西掉在上面刺得人心疼。

“云秀…抱歉。”

楚云秀转身扯过苏沐橙。她眼睛红得像兔子。明明上一秒在台上还笑靥如花,下一秒还是因为她热泪盈眶。自责,感动,最多的还是歉疚和心疼。紧紧将那人搂在怀里,没有犹疑地吻上去,感受到对方的回应后,更是干脆丢掉了矜持。

过去的一幕幕就像一个自动播放的幻灯片。从苏沐橙说她要出国到现在居然只有三天的时间,但为什么她总觉得过了一个世纪?不知道,想不通;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为什么她不早点告诉自己,为什么这就要毕业,这就要离开?越思考越心酸,不如接吻,柔软的触觉和甘甜的口腔足够让人沉眠。

不如在这里停下。不如在这里死去。

直到苏沐橙几乎喘不过来气时楚云秀才松开紧拥她的手,苏沐橙却又反过来拥抱了她。楚云秀鼻子一酸,紧紧将苏沐橙的腰贴向自己。

“别说抱歉,你没有错。”

沉默。

“分手吗?”楚云秀问她。

沉默。复又打破沉默。

“我们并没有…开始过啊。”

楚云秀只能吻去她脸上的眼泪,双唇贴着对方的眼皮开口。

“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自欺欺人两年了。足够怀念了吗。


近似两年前的楚云秀痛经,搂着热水袋感觉世界是架巨大的绞肉机。

怎么会呢。

怎么就脱轨了呢。

怎么就自作多情了呢。

脑海中反反复复地放着“好朋友”三个字,楚云秀不想知道她此刻的心情应该怎么描述。然而最让她想起来就心慌的是,苏沐橙受惊的表情和围观者一秒变样的指指点点。

她只不过是亲了一下。只是碰了一下嘴唇,只一下。

却让她最想保护的人收到了所有人不够善意的眼神。

太惶恐,太不知所措。然而令人意外地,她始终没有放开苏沐橙的手。


tbc—

评论

热度(39)

  1. 鎗霖黕灪博客没有名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