鎗霖黕灪

人不再妄想能遇见

[楚苏]关于我爱你

VISION_:

OOC肾。

我再也不作死地分上中下了,我写不完了。

回头看了一遍上,心中只有我擦这什么鬼。

决定以后写完再发[但是每次这样结局都是写不完,sad]

前文戳主页,辛苦啦。

更文缓慢。

小透明玻璃心求轻喷_(:_」∠)_但是还是真心求评论啦。




——————————





[六]




“吃完了吗,走吧。”




有时候楚云秀会觉得苏沐橙其实是个很坚强的女孩。譬如此时,她看都不看楚云秀还剩下一半的甜筒这么说。




或许她认为没什么大不了——原本抱有的类似这样的想法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烟消云散。是的,她在意,否则不会偏过脸去——即使这一切都可以被理解成女孩子之间亲昵的表现。楚云秀笑容摆出来又撤回去,心脏的跳动声依然能掩盖整个世界的喧嚣——即使早已无人再去在意她和她。




这样的状态下难免思绪混乱。好像什么都有考虑,却一概被阻隔在半透膜之下,只有对未知的恐惧从心底流过来,与唇上残留的甜筒味道格格不入。于是就变成了什么也没有想的状态,思绪像是被别人掌控。




“ 走啊。” 这么说着,那只手抓她的力度却松了下来。




楚云秀站起身,发现粉红色的冰淇淋已经化了,粘在手指上,黏而不稠,凉而不冰,她草草用托着甜筒的餐巾纸擦了擦,就将苏沐橙抱在了自己怀里。




有人看吗。有能怎么样呢。




“云秀…你…”苏沐橙不知道怎么再往下问下去了。




这个时候该说点什么呢?楚云秀想起以前给初中男生支招来追女生,此刻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自己当年说了什么让那群男孩点头如捣蒜。




除了最直白的感情流露。




“我喜欢你。所以…所以…所以走吧。”没头没脑,声音极小,淹没在旁边的小孩子因为薯条掉了而发出的尖叫里。然而她知道,那个人听得到。




[七]




“大概有些东西即使原本没有被确定,一旦被说出来了以后还是会在头脑里越扎越深,像是长久被关在黑暗里的植物,一旦得到光以后就像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一般,放肆生长起来。




“比如,我喜欢你。”




[八]




失魂落魄。一切似乎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




楚云秀平躺在床上,等待手机哪怕最轻微的振动。就快来了吧,长长的内心独白,长长的、主题明确的绝交信。




她知道苏沐橙不会让她等太久。




明晚五点排练…物理卷子还没做…她想着这些无关的事情,却加重了因紧张而停不下来的焦灼。直到她听到嗡地一声,以几乎是最快的速度抓过手机。来件显示苏沐橙。




黑白分明的通知看上去含着脉脉温情,楚云秀却没有力气划开,只是看着屏幕暗下去,最终黑成一面镜子,照亮自己状似平静的表情。




不可能。闹着玩吗。可是我不是闹着玩的,你应该知道。而且,那怎么可能做得到…努力使自己的想法再纷杂,也掩饰不了内心深处的雀跃;因为那句话,明明也在她的心里盘旋已久。只是它来得太过突然,突然得让人不安。又或者所有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不安的。




——“我们要不要试着在一起?”




[九]




经常有人说楚云秀软弱,不过倒是也同时觉得这个很正常:“毕竟是个女生。” 所以也不再苛求她能对话剧社起妙手回春之作用,却也因此渐渐忘记了她也在努力。然而这次的文艺汇演,最终却让所有不再看好这个老牌社团的人眼前一亮。




A组成员演了一出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捕鼠器》,让因《茶馆》而昏昏欲睡的观众立刻调动起全身的神经;而由楚云秀亲自带领的B组,则别出心裁地演了一出原创校园剧,由双胞胎姐妹花舒可欣、舒可怡主演,让不少男生大饱眼福。




楚云秀甘心退居二线饰演了一个女配,一个校园广播员的角色。她声音本就好听,带着与同龄人不符的气质,尤其经过舞台的饰润以后,更是给这幕戏带来锦上添花之感。




“大概有些东西即使原本没有被确定,一旦被说出来了以后还是会在头脑里越扎越深,像是长久被关在黑暗里的植物,一旦得到光以后就像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一般,放肆生长起来。




“比如,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灯光亮起,演员谢幕。




楚云秀鞠躬时扫过苏沐橙班级的区域,很容易就看见了她,毕竟她那么美,亦那么出众。




她只是想猜猜看苏沐橙会不会懂自己在最后一刻修改的台词,却发现她只是低头。




收到短信后楚云秀查了很多有关同性恋的东西,却是越看越忍不住内心深处对于未知命运的悲哀。她不傻,她知道如果放任自己与苏沐橙在一起,结局可能只是毁掉她的青春。




或许她该当面告诉她,或许她不该这么暧昧不清,或许她本就不该跨过那条界线。或许这是楚云秀的软弱。然而她只想让苏沐橙忘记这次荒唐;在得到回应后仍甘愿放弃一个喜欢的人,或许是楚云秀倾其一生的坚强。




[TBC]



评论

热度(28)

  1. 鎗霖黕灪博客没有名称 转载了此文字